• 注册
  • 查看作者
  • 告别

    告别

    一排柳树把修长的枝条伸进水里,七月静静的看着它们打捞往事
      
    有风走过
      
    深情的水面分娩出记忆的波纹
      
    七月和自己说话
      
    内心平静
      
      
      
      
    痹河路有一所私立高中,封闭式管理,出入门的学生都要佩带胸卡。我和叶子总是偷偷的溜进去,傍晚的400米跑道锻炼的学生很多,充满青春的味道。
      
    很多时候我们很少说话,只是一遍一遍的绕着场慢慢的走,偶尔叶子会说:“七月,学生真好”,“七月,阳光真好”,沙沙的嗓音。
      
    淡淡的风吹过来
      
    粉白的花瓣像蝴蝶的翅膀静静的停留在叶子肩上
      
    我想多年以后我仍不会忘记这种感觉,寂静的感觉。
      
      
      
      
      
    阴暗的角落,斜倚一个苍白的女子,黑发倾泻下来,看不清表情
      
    有男人走过去
      
    摁灭烟,起身
      
    七月看到寂寞的背影
      
      
      
    从酒吧出来已经是半夜
      
    万籁俱寂
      
    这样的夜晚适合看书和写作,七月仰头看着满天的星星
      
    躺在床上,看泰戈尔的诗集
      
    中午醒来
      
    泰戈尔说:“如果我们不曾相遇,我将用一生去后悔与你擦肩而过”
      
      
      
    第二次看见叶子,是一个星期以后
      
    七月点了杯这个酒吧自制的酒,奇怪的潮湿的苔藓的颜色,入口凛冽而苦,之后却清香微甜
      
    叶子走过来,说:“七月,你好”,表情淡漠
      
    你决定走过来为什么还带着面具?
      
    人是容易习惯的,习惯了的东西却不容易去掉
      
    说说你的故事,我说
      
    那样我会感觉是在说别人的事,与自己无关
      
    时间会开口的,我笑
      
    不仅仅是时间,我心上这道肮脏的墙,只有干净的人才可以清除
      
    是的,而且我喜欢给内心有阴隐的人打扫
      
    好的,就算你对我的承诺,也许最终你会发现你面前那杯酒与你想的和了解的都不一样
      
      
      
    自从我们进行了那次晦涩的交谈,我几乎每天都去给那个潮湿的心房开天窗
      
    夜深,我们会相拥入眠询法子疗脖子
      
    叶子仰着头用漆黑的眼睛看着我:“七月,从小到大我请问儿童皮肤上有汗斑是什么情况的心没和任何人这样接近和亲近过”
      
    我抚摸她光泽的长发
      
    我对自己说:“我知道,孤独的孩子”
      
    “你是我见过的最干净的人,眼神干净,像初生的婴儿,你能给我带来宁静和安全的感觉,我喜欢这种安稳的感觉,甚至开始沉沦”
      
    叶子睡觉时喜欢把自己蜷缩在床边,面贴墙,我想她需要一个人把她抱到床的中间,帮她把蜷缩的身体伸直
      
    这个渴望安全的可怜的孩子
      
      
      
    叶子经常在梦中惊醒
      
    坐起来,颓败的靠在墙上,漆黑的头发散开来,象一幅诡异的壁画
      
    我看见她满是泪痕的脸在月光下对我惨淡的笑,然后顺手从案几上摸出烟,点燃
      
    她说:“他总是在我内心宁静的时候出现,他恨我,所以不要我感觉到幸福。”
      
    我看着她指间微弱的光象夏日夜晚的萤火虫一闪一灭
      
    我突然觉得萤火虫是个可怜的动物
      
      
      
    电话铃响了,我听到中年男人的声音,男人说想要她,叶子不说话,那端挂了。
      
    叶子换上胸前缀有蕾丝边的黑色长裙,细高跟的系带凉鞋,准备拉门,突然回过头来低低的说:“对不起,我们有约定,我必须随叫随到”。
      
    然后我听到大串细细的银色手镯叮叮当当的下楼的声音
      
      
    要瘦体需吃这   
    我用清水服了大量安眠药
      
    醒来
      
    叶子坐在床边抽烟
      
    我握她的手,手指冰凉
      
    七月,如果我毁约将拿不到生活费,那个快歇顶的男人给了我光鲜的生活,我是物质的女人,已经过不惯粗糙的日子。
      
    我穿上球鞋,睡眼惺忪的出门
      
      
      
    我没有遵守诺言
      
    很久没去叶子那
      
    也没去酒吧
      
      
      
    一天大雨滂沱,电闪雷鸣
      
    心绪不宁
      
      
      
    收到没有落款的信:
      
    我父亲自我出生后开始,喝醉了就打人,很快母亲就走了。他恨我,所以在我十三岁的那场车祸中留下我一个人独自去了天堂。昨晚我又梦见他了,他站在一条黑暗的河流对面向我招手,看不清脸,但我知道他在笑,是那种疼惜的笑,那一刻我竟然不恨他,想去拥抱他,河面挤满暗绿的浮萍,我伸出右脚……
      
    我看了时间是凌晨三点十八分,凌乱的笔迹
      
      
      
      
      
      

  • 0
  • 0
  • 0
  • 26
  •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关注0 粉丝0 喜欢0内容13
    未知
  • 实时动态
  • 偏好设置
  • 发表内容
  • 做任务
  • 到底部
  • 单栏布局 侧栏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