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注册
  • 你的98k女友.
    个人签名:大家好,我是你的98k女友.,
    关注0 粉丝0 喜欢0内容1
    未知

    TA的最新发布

  • 查看作者
  • 扩列.林书言

    新人扩列
    备注林书言
    请多关照
    爱您.

  • 0
  • 3
  • 0
  • 6
  •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 0
    所有图片都是你复制粘贴??
  • 0
    我是个巫女。可这个世界属于人类。所以即使我有柔顺的黑色长直发,温润如玉的远山眉,含情脉脉的眸子,如樱桃般的嘴唇,温柔动人的声音,穿着美丽的镶钻小裙子,我也不被世界所接受。当然了,这些我都没有。我有的,是一头及腰的墨绿色卷发,由于疏于打理,看起来像是被兔子凌虐过的花丛。很淡的眉从未舒展,依稀有些话本里林妹妹的愁绪,可也不过是东施效颦。银灰色的眸子看起来没有生机,常年试药导致嘴唇有些发黑,嗓音也有些不该在女孩子身上的沙哑。当然,我买不起镶钻的小裙子,生活不是童话,即使我是巫族选出最优秀的巫女继承人,我也依然只能住在简陋的木屋里,穿着我缝缝补补数百次的黑斗篷,与熬制魔药的锅和满屋令人兴奋愉悦的药材为伴。哦,忘了我的小黑猫和小朋友。他们与这个森林格格不入,我总是有这样一种感觉。无论是有星月流转的金色眼眸还是乌黑柔顺的长发。都在告诉我,他们理应去到那个更美丽的世界,而不是与我在这只有巫女才觉得美好的地方度过余生。
  • 0
    首发空间.是一个人.
  • 0
    何星却丝毫没有意识到自己成了芳心(雾)纵火犯。他径直走向休息区,接下了助理递来的奶茶,温柔地笑着说谢谢。这大概是很温馨的一幕,可何星自己知道,他刻意避开了和助理的肢体接触,心底里也有些疏离的意思。何星一向不是个热络的人,甚至可以说是待人接物极其冷淡。但贵在其很会做人,且足够敬业,温柔人设艹的极其完美,绝不会让助理有半分难堪,也不会让其有疑虑或是觉得哪里不妥。照齐一的话讲,看何星艹温柔人设,熟悉他的人只觉得可怕。演出来的太真实了,反而令人畏惧。以何星的话讲,叫由惧生厌。
  • 0
    耿于怀来到片场,见着的便是这样一幅画面:何星,不,该叫江季生。江季生回眸望向远方的山峦,山峦一片秋色,而青年的目光也冷冷清清,又蕴藏着坚持己见的意味,唯有细看,方才能窥见其眼底的几分温情和不舍。这是一幅画,那一瞬间甚至让耿于怀的心跳骤然停止,直到见着齐一的沙雕笑容才缓过神来,此时的耿于怀心里划过一句话:“现在的小流量都这么好看了吗。”耿于怀想完了,何星的戏也过了。他向耿于怀的方向走来,目光并未看向他,可耿于怀还是有一种何星是为他而来的错觉,再次心神恍惚。耿于怀向前走去,与何星擦肩而过的一瞬间,似乎听到何星的一句前辈好,他嗯了一声。已走过他的何星听见了,朝他回眸一笑,于是耿影帝体验到了心动。
  • 0
    其实齐一挺怕何星对他笑的,支配了全宿舍的何星,大学四年基本是不笑的。可他也知道公司给何星的是个温柔哥哥的人设,为了塑料兄弟情还是得帮着维持维持的。于是齐一也对着何星笑,忍着畏惧,笑得极其沙雕。同时恭喜齐导荣获当日剧组开心瞬间制造者金奖。
  • 0
    part 1 天地被薄烟笼罩,白衣青年披着月光踱步而来。秋风飒飒寒凉,牧笛声声悠远,他忽然停下了脚步,回头望向远方的山。“卡!”导演的一句话打断了何星的表演,“何星哥哥!祖宗!咱这是下定决心摒却前尘辅佐大佬,不是游子回家后又离家依依不舍。这山里住着的是不太亲近的师兄弟和师父不是你的小情儿。你没在度春宵,眼神别这么温情缱绻,面上冷淡点,把不舍藏在眼底。至于温柔缱绻就留着以后给江夫人和君主吧。”何星自是应了。维持着人设对着齐一一笑,便开始重拍。
  • 0
    The End.江湖再会.
  • 0
    “我爱的不是你色盛山河之秋,睫如蝶翅惊展,敛则灭了一众摇曳星子的眸,我爱的是你眼中有我。” 德卡先生的信箱/黎祁 ​​​​
  • 0
    业务能力是检验一个人工作的标准。如果制作魔药是检验巫女的标准的话,那我大概算个合格的巫女。可惜我只会做毒药。只会杀人不会救人。如果你想要解决个小病小灾的还可以找我,活死人肉白骨我是真不行。但我有很多方法让人老病死。我现在在做的魔药叫“人间”。很美的名字吧,我也觉得。可人间不属于巫女,巫女只配待在暗无天日的黑森林。
  • 0
    我喜欢银勺子,所以总会用它取凝神花用来制作魔药。凝神花,很干净美妙的名字吧。可惜有剧毒,常和银叶草生长在一起。二者都有毒性,共同服用却是滋养心脏的好药。对于喜欢救人的巫女是负负得正,可对我是正正得负。可惜罐子里的这些凝神花不只是凝神花,小朋友把它和银叶草切碎混杂,不分你我,让我无从下手挑拣。我也不知道他是为什么,大概是怕我为祸人间。不过他怎样都没关系,毕竟是他去采的这两味药,自然随他便。
  • 0
    正经巫女总要在魔药里放一些稀奇的玩意儿。于是我放了一小块蛇皮。森林里的动物从不稀缺,但我不愿去宰杀他们。它们也有生命,它们是被人类抛弃的事物,就像巫族,就像我。这块蛇皮是我那死去的老蛇身上的,活着的时候我供养它生活,死了以后它供养我做药,也算是另类的公平。不要问我有没有感情和人性,首先我不是人类,其次巫女是理性化的产物,不存在感性,感性只会使巫女的工作不够称职和优秀。而你们人类说着觉得恶心,实际上还不是求着喝生物遗体制作的魔药,口是心非,着实令人厌倦。
  • 0
    姜嬛. ddd.
  • 0
    你今天的所为是反抗,多年后人们会叫它自由。 姜嬛.您安.
  • 0
    虽然说了不是秦岭但还是情怀一句吧。 蓝桥春雪君归日,秦岭秋风我去时。
  • 0
    处友留. “想出现在你的关心范畴内。” ​​​​ 互关留. “其实光一直都在,我们只是需要一点时间来适应黑暗。” 处友+互关留. “他关掉了最后一盏灯,把黑夜留给星空。”
  • 0
    这些星光草是去月买的,那是我第一次踏入真正意义上的人类寄居地。我不清楚人类的交易方式,只是依稀记得过去巫族长辈们说的货币。我并没有货币, 只能用魔药去兑换。巫族对毒药都不算热衷,他们喜欢治愈系魔药。我想人类大概也是这样。听说人类世界竞争很激烈,物竞天择适者生存,他们大概需要一些微笑魔药来慰藉心灵,一些治愈魔药在治愈伤口。嗯...还要带上几小瓶我最常用的镇定魔药和最喜欢的遗忘魔药。我也没想到一瓶最基本的治愈魔药就能换到不止一束星光草,但我只要了一束,多了的话我是用不完的。然后在开店人类的推荐下,我去了一个叫做理发店的地方。那里有几个帅气的小伙子,他们将我的头发洗净后修剪出漂亮的样子。做完以后并没有向我索取货币,只是要了小半瓶治愈魔药。
  • 0
    然后就是我最喜欢的部分了。用银匙放上一两星光草粉末,粉末会逐渐沉淀,让魔药呈现出渐变的美感。星光草在森林里是没有的,所以只能到人类的城市去购买。
  • 0
    四叶重楼是制作合格的魔药不可或缺的一味药材。为了保证魔药的口感,我的四叶重楼是经过砂糖腌制的,配以盐渍的金盏花,加上一些蜂蜜搅拌均匀,味道好极了,虽然以前我并不这么觉得。用你们人类的说法,这种味道要用“真香”来描述。当然这些是开玩笑的啦,我做沙拉的时候的确这样,但谁让魔药是药水呢,肯定不能这样做的。于是我拿出银筷,夹三片四叶重楼的花瓣,四片金盏花的叶子。金盏花叫花,其实是一种草,盐渍很好吃,我记得你们那儿管这叫野菜吧。虽然它是野菜,但它在魔药制作中是有很大作用的,可以调节魔药的味道和颜色,使魔药更漂亮。
  • 0
    我搅拌着锅里的材料,听小朋友朗读故事,他突然回头,金色的眸子烁烁发光,问我这些年来为什么都不难过。我攥紧手里的勺子,说:“本来就是无法得到的喜爱,可遇而不可求的事,干嘛要去奢望。”“卡琳娜。”小朋友盯着我,“其实你很想要吧。”我不回答,只是继续做着我的魔药。巫女从不缺喜爱也不想要。而巫族选出的最优秀的巫女继承人我,不缺认可,也并不想要得到认可。尤其是人类的认可。
  • 实时动态
  • 返回顶部
  • 偏好设置
  • 发表内容
  • 做任务
  • 到底部
  • 单栏布局 侧栏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