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注册
    • 查看作者
    • #佣占#下坠

      PART.1

      “11月24日下午三点,不要去那个地下停车场。”

      “千万,不要。”

      “不要和那个漂亮女人讲话。”

      “11月26日的第三单任务,不要接。向雇主开枪,把佣金拿走,放到你熟识的孤儿院门口。”

      “醒来吧,萨贝达。”

      “……愿神明保佑你,在暗黑的世俗中,仍能,安然无恙。”

      PART.2

      那个少年的身影一闪即逝。

      速度如此迅疾,奈布甚至怀疑自己在做梦。

      他从床上坐了起来,望着地板上白色镶嵌着蓝宝石的布条失神。

      “伊……伊莱?”

      凭借着模糊的记忆,他生硬的吐出几个字,头痛欲裂。

      幻视中少年一袭白色的长袍,虔诚的笑颜,在他脑海里扎根盘底,挥之不去。

      窗子开着,微风卷席着淡淡的花香飘入屋内,奈布闻着这股有些许熟悉,在梦中那少年身上便特有的香味,心跳却是有些莫名的加速。

      二十四号。今天就是二十四号,奈布想。

      为什么不能去地下车库呢?……换句话说,难道那个时间在车库会发生什么轰动的事件吗?

      奈布不知道。

      他在下午四点甚至还有一笔大单子,需要开车抵达目的地。

      他将地上的布条捡了起来,握在手心里,拇指轻轻摩挲着,他将布条置于胸前,双眸低垂,他低声喃喃着,声音小到几乎一出口就消散在了风里。

      他说。

      “如果这是你给我的提示……那么我会遵从。只是你如何会现身呢,伊莱,到我的面前来。”

      PART.3

      奈布最终还是没有去。

      他借了朋友的车子,一路飞驰到那个清冷的房子,他手上握着军刀,腰间别着枪。

      如此偏僻的地方。就算杀了也没有人知道,这点倒是极好的。奈布想。

      他轻轻推开屋门,步伐矫健,静而冷的眸光扫掠过屋子里的每一寸,似乎要把一切都尽收眼底。

      只一眼,奈布就意识到梦中伊莱所说的漂亮女人指谁了,他微微抬颔,披风遮住半张脸,军刀出鞘,他抬脚向那女人走了过去,慢慢的。

      那女人跪坐在地上,头发乱糟糟,衣裙脏兮兮,她癫笑着与他搭话了。

      “我知道你是谁,迷途的人啊,嘻嘻嘻。”

      “你逃不掉了。”

      “你和我一样,不,我很快就要解脱了,而你就要和我一样了。”

      “真可怜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闭嘴。”

      下意识的脱口而出,几乎在下一秒,利刃划过那女人的喉咙,喷溅着血液的掉落在地上了。

      奈布皱眉将军刀捡回来,却诧异的发现上面没有血。

      再度回眸,地上也只有寥寥的几根野草,根本没有什么所谓女人的尸体。

      幻觉。

      奈布有些头晕,他支撑着回到车上,灌完半瓶水才觉得好了一些。他看到玻璃窗上,贴着那女人狰狞又带着寒意的脸。

      幻觉。

      他系好安全带,准备回家睡一觉,却发现前方的青石板路上全是密密麻麻的尸体。

      幻觉。

      犹豫再三,奈布晃了晃脑袋,试图将这些并不是很美好的场景从脑子里甩出去,而后一脚踩下油门,踏上了回家的路。

      PART.4

      “你和她讲话了,对吗。”

      “没有办法了……真的没有办法了。”

      “到了晦月,一切都会结束了。”

      “……不,也许还有一个办法,可以挽回。”

      “你想见我吗?奈布。”

      “……”

      “你还喜欢烟火吗?”

      又一次措不及防的醒来,奈布感到呼吸有些不顺畅。

      伊莱在梦中的话语,让他感到十分迷茫。晦月?结束?结束什么?他所说的,是什么办法?见他?当然想啊,烟火……喜欢啊,但,什么叫还?

      奈布总觉得,自己忘了点什么,直觉告诉他,那将是十分重要的东西。

      他想要在一片虚无之中抓住什么,但他抓不住。

      他想要在真相来临之前不顾一切的逃,可他逃不掉。

      那个名叫伊莱的,会是自己的什么人呢?

      PART.5

      11月7日很快就来临了。

      与雇主见面是在一个十分偏僻的酒吧,又嘈杂,又混乱,在这里杀人是一个十分不错的选择。

      “那么,祝我们合作愉快。”

      雇主淫笑着伸出手,奈布不动声色的隔着手套和他握了握,而后以飞快的速度抽出手枪,只一下,那肥胖的身躯便睁着眼睛倒在了地上。

      他数了数皮箱里的钱,一分未动。便开着车停到了那家孤儿院门前。

      将钱放到门口,他余光却瞥到了孤儿院墙上刻的一行字,是用红油漆,一笔一划刻下的。

      随着时间的推移,却是有些模糊不清了。

      <奈布和伊莱的家。>

      刹那间,好几段零散的记忆涌入奈布的脑海,他深呼吸着,将那些记忆勉强拼凑成一段完整的回忆。

      -

      “奈布,给你吃。”

      小伊莱端着一个盘子,盘子上有半根脏兮兮的火腿肠,小奈布微微皱眉,打翻了盘子里的东西。

      “这些都太脏了,不可以吃了。”

      小奈布拉着小伊莱的手,对他做了一个噤声的动作,而后带着他来到房间内,从自己床下端出一盘奶酪,和两根相对较为干净的火腿肠。

      “我私藏的,吃吧,只给你。”

      -

      回忆戛然而止。

      奈布死死咬着唇瓣,直至有血丝渗出来都不为所动。

      原来他们以前真的认识。

      他到底遗失了多少重要的记忆……

      距离晦月剩下不到四天,他必须在那来临之前,把一切都查清楚。

      PART.6

      少年一身白衣,行走在月色里。

      二十四号下午三点夜魇停车场爆炸的事件,已经响彻整个城市。

      唯有一辆车子幸免,那,就是奈布的车子。

      本来如果奈布不回应那个女人的话,一切都不会有事,都会照常运行。

      可他偏偏就是说了。

      不过,只要在晦月来临之前挽回,那么,一切都还来得及。

      但愿,他不要想起什么罢。

      “奈布,如果知道了一切的真相,你还会爱我吗。”

      还会选择爱我吗。

      PART.7

      奈布靠在阳台边吸烟,棕色的发被风吹的起起伏伏。

      天已经很黑了,他凝视着明亮的月,闪烁的星,不自觉的伸手去抓,却只抓了一手月色。

      “你究竟还瞒了我什么,伊莱。”

      “……我想起来了,你的全名。伊莱·克拉克。”

      “我的失忆,应该不是意外吧……”

      “为什么不告诉我呢。为什么不告诉我真相。”

      “求你。出现在我面前。”

      但自从上次之后,奈布都没有再梦到过伊莱。

      他将烟头搁置在扶手上,火光明明灭灭,随风跌落了下去。

      奈布自嘲一笑,转身准备回到屋里去。

      后面却突然传来噼啪的声响,奈布回眸,只看到美丽的,绚丽的烟火点亮了整片天空。

      而源头,似乎就在自家楼下。

      PART.8

      奈布发了疯似的飞快跑下楼,连电梯都顾不得等。

      他终是在一片火光中,看到了那白色的身影。

      他轻轻的走过去,没惊动一片树叶。

      “伊莱。”

      他轻声唤着,期待着那人有所回应。

      “我在。”

      伊莱转过头,对他轻轻微笑。

      “……告诉我真相。”

      喉结微微滚动,伊莱站在原地,待手中所有烟火全部放完,才缓缓地,缓缓地开了口。

      “真相,是需要你自己去挖掘的,奈布。如果我直接告诉你,不就完全没有意义了吗?”

      奈布走过去,脑中忽然浮现出一个画面,他微微张开双臂,说了一句自己都不理解的话。

      “来拥抱吧,像从前那样。”

      伊莱微微的笑了,他扑到奈布怀里,紧紧的抱住了他。

      “有可能是,最后一次拥抱了……不知道你知道了真相后,还会不会原谅我呢。”

      奈布自然也听到了,他阖眸,在他耳边,轻轻的,道出了他的答案。

      “无论你做了什么,我都不会怪你,更不会放弃爱你。所以,可以引导我一步步的,去揭晓答案了吗?”

      PART.9

      伊莱什么都没有说,只是轻轻亲吻了他的额头。

      “好了,记忆解封了,如果你在知道一切后还能选择爱我,那就在晦月的夜晚,去湖景村的船顶等我。”

      奈布不言,看着伊莱逐渐消散的身影,有些头痛。

      再一睁眼,自己便回到了自家的阳台上,手里还夹着未吸完的半根香烟。

      又是一个梦啊。

      如果是梦的话……可为什么,脑中的记忆,渐渐清晰起来了呢。

      -

      “你杀了格秋……为什么。”

      伊莱有些生气的站在奈布身前,看着那人漫不经心的面孔,更是感到愤恨。

      “因为我爱你啊,未婚妻那种东西,只会成为我们之间的障碍,不是么?我不允许我们之间存在任、何阻拦我们的东西。”

      奈布低笑出声,欣赏般看着眼前人生气的脸孔,轻轻一拉便让他伏倒在自己身上,奈布揽着他的腰,深深的望着他。

      其实只不过是雇主的原因罢了。那可恶的雇主,让他在格秋和伊莱之间必须杀一个,好似有意要摧毁这张纸上婚约。

      “你知道我不爱她的。”

      “现在说这些也没用了哦。”

      伊莱颤抖着起身,唇瓣咬的死死的,他轻声道。

      “……就算会成为障碍,也没必要杀她吧,奈布,你是不相信我对你的爱吗?我对你太失望了。”

      “好不容易才把你找回来……”

      “我不能再次失去你。”

      -

      “伊莱……”

      “伊莱?”

      “伊莱!你在哪里!?”

      空荡的走廊中传来清脆的回音,奈布奔跑着,在这偌大的孤儿院中寻找着属于他的男孩。

      匆匆套上一件旧外套,他就是翻遍了整个院子也没有找到他的身影。

      休息之际,奈布忽而看到路过的院长爷爷,于是他小跑着过去,眼里是掩饰不住的慌张。

      “那孩子啊……被一家好心人收养了,早上走的,奈布乖,我们再找新的好朋友,好不好?”

      奈布有些无措的站着,像一个做错了事情的孩子,不,他本来就是孩子。

      为什么不说一声就擅自离开了。

      为什么不和他道别。

      为什么……不选择留下来。

      为什么不选择他。

      -

      在一间咖啡馆内,奈布看到了伊莱,那个自己心心念念了十一年的男孩。

      当初伊莱从孤儿院离开的时候,奈布9岁。

      他看到他的第一眼,心跳就开始不自觉的加快,令他忍不住想要去接近他。

      “你是伊莱么?”

      他终是走上前了。

      “是的。您是……奈布?”

      伊莱有些惊讶的看着他,手上咖啡洒了一半出来。

      奈布不说话,不顾众人的目光,紧紧拥住了他,仿佛用尽了全身力气一般,拥他入怀。

      -

      “对不起。奈布,忘了我吧。‘那个日子’即将到来了。我需要离开你一年,就一年,记住,我爱你。”

      “我需要封印住你的记忆,如果到那时你仍然爱我,我们再重新在一起。”

      “对不起奈布,原谅我的自私。”

      被下了药的奈布软软的倒在他怀中,咬牙切齿的骂着。

      “混蛋。有什么事我们可以一起承担……别自己扛下所有!”

      “那太危险了。我不能让你和我一起。”

      奈布晕过去了,托蒙汗药的福。

      伊莱最后一次亲吻了奈布的唇角,就像身负重责的公主亲吻王子那般小心翼翼,而后,他将他轻轻的,轻轻的放在了床上。

      忘了我吧,去好好的生活,一定要忘了我,我会在这暗黑的世俗中,倾尽一切,护你周全。

      PART.10

      奈布什么都想起来了。

      他跑到阁楼里,在旧行李箱中翻出了他们的合照,与来回邮寄的信笺。

      还有伊莱的日记本。

      他颤抖着翻开那日记,却发现里面只有寥寥几页,大部分都被人为撕掉了,要么就是被炭火焚烧了。

      他轻声念了出来。

      -

      2018年,1.26

      他找到了我。

      同时我也十分渴望被他找到。

      被他亲吻,被他抚摸。

      我爱了他十一年,这他也许永远不会知道。

      2.14

      我们在一起了。

      虽然距离很近,但我喜欢给彼此寄信的感觉。

      他也十分愿意配合我。

      好喜欢他。

      6.28

      今晚的月色真美。

      2019年,11.23

      对不起。我不得不离开你。

      但,一年之后,我一定会与你相见。

      等我回来,奈布,一定要等我。

      -

      PART.11

      奈布有些颓废的在阁楼抽烟抽了一整夜,坐了一整夜,翻着他们的回忆翻了一整夜。

      再次清醒时,已到晦月,那个一切都结束的日子。

      他开车一路驶到湖景村的大船,从楼下向上眺望,一个白色的身影正站在边缘等他。

      大船建的很高,电梯早已废弃。

      奈布刚刚跑到船顶,便听到伊莱用十分空灵的声音道。

      “来的正好,奈布。”

      奈布缓缓走过去,伊莱转身,朝他伸出手,笑的一脸温柔。

      “一起跳下去吧……一起葬身大海吧。”

      “在那里,我们将获得永生。”

      奈布轻笑着抱住了他,他的精神已停留在疯癫的边缘,不理智最终还是战胜了理智。

      他选择与大海融为一体,和他的爱人一起。

      “那我们走吧,奈布。”

      奈布点了点头,给了伊莱一个带有些许烟草味的吻,随后挽着他的手,望着缓缓升起的朝阳,从船顶坠落。

      犹如星辰般砸向大海,再不回头。


      未知
    • 5
    • 0
    • 0
    • 64
    • 顾十七退了退了入世温烟.顾圆子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关注2 粉丝2 喜欢5内容7
      未知
    • 实时动态
    • 偏好设置
    • 发表内容
    • 做任务
    • 到底部
    • 单栏布局 侧栏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