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注册
  • 小说圈 小说圈 关注:34 内容:28

    同化(短篇)

  • 查看作者
  • 打赏作者
  • 当前位置: 啧啧Fans > 小说圈 > 正文
    • 小说圈
    • 6铂金
      大会员
      小可耐

      同化(短篇)

      乐观不一定使人成功,但可以减少坚持时忍受的痛苦

      入坑指南:

      *bl短篇,插楼随意

      *第一视角贴吧文

      *内含病娇

      *没文笔剧情渣更新慢三观二维码

      灵感来源b站配音视频

      6铂金
      大会员
      小可耐

      回复
      6铂金
      大会员
      小可耐

      我总觉得男友变得有些奇怪。

      他比热恋期时还要粘我,像块牛皮糖,怎么也甩不掉。比当初单纯的依赖,多了一丝我看不懂的炙热。

      那是种令我心烦意燥的眼神,它不单单含着爱恋。

      他开始要求我的仪表,行程,甚至要求我不可以见谁,哪怕多看那个人一眼都不行。

      最近他背着我忙着什么,一个线索也不肯丢给我,但他仍旧管控着我的生活:比如说我吃什么必须要向他汇报。这权利简直比领导还要大;我若是不说了,他便灼着一双黑曜石般的瞳孔,紧紧锁着我,那时我只觉得周围空气仿佛被抽走,只剩下我和身后深不见底的黑暗。

      于是在心烦意燥的同时,我多了份恐惧。

      说来也是好笑,我居然会怕我的男友,这简直比猫怕老鼠还滑稽。不过还好,我相信他不会做出损害我生命的事,这是源于我磐石般的坚定信念。

      我和他相识是在高中,那时我是人群焦点,他是角落不起眼的同班同学。太阳总会照亮阴影的黑暗,我帮他建立了自信,所以我应该就是他的光吧?

      做了这么多束缚我的事,也应该只是害怕失去我吧。

      可我总觉得有什么东西在某个地方盯着我,那种感觉不亚于监狱里的囚犯被狱长审视着,那目光似乎要把我活扒了皮,看看我的芯都存着什么东西。

      我找不到这种诡异感觉的源头,我甚至觉得是我多疑,或者太累了产生的错感。

      回复
      6铂金
      大会员
      小可耐

      那种感觉开始蔓延,起初是在客厅,到卧室,到浴室,最后遍布屋子每个角落。

      我以前曾看到篇新闻,说的是有个女子藏在别人家几年之久,直到最后出去买药才败露。我家不会也藏着个人吧?这么一想,我越发不想在家里待下去,谁知道会不会真有危险在我身边。反正最近降温,正值深秋,天高气爽,多出去走走也是好事。

      我的人缘可以有多广:只要我想,我就能约到一个同行的人。

      我其实是想约男友出去吃顿饭的,不过他最近有事瞒着我,整个人早出晚归的,我哪有机会找着他。

      等我回来打开玄关的灯,他站在玄关处,直勾勾看着我,像个假人一样一动不动的,而后低沉着嗓音,问我:“去哪了?”“和朋友吃饭。”他忽然抓住我的双臂,将我禁锢在他面前:“我有说过吧?不能和别人一起吃饭。”我觉得他跟疯了一样。

      “他不是别人,是我朋友,朋友吃饭很正常吧?”我挣脱他的束缚,朝客厅走去,他追上我:“那也不行,你是我的。”我停下步伐,回过头,从心底觉得烦躁:“我只是吃顿饭。你这样搞得我很难堪。”
      外面天很黑,月光从客厅的落地窗洒进来,照不亮整个屋子,只幽幽地让我看清了部分的路。可我依旧能顺着那束光来到沙发前坐下,用遥控器开了灯。

      我倏地瞥见,他面无表情地站在原地,保持着被我挣脱的动作,眼底酝酿着风暴。

      我好笑道:“生气了?”

      他没回答,径直朝我走来,到我身后停下,弯腰从后面抱住我,脸埋在我的脖颈处,我觉得脖子又痒又热,试着用手推开他的脑袋。他头上传来淡淡的香,我闻得出,这是我的洗发水的味道。他也有洗发水,因为我俩喜欢的味道不同,洗漱用品都是分开的。那时候我总觉得哪里怪怪的。

      回复
      6铂金
      大会员
      小可耐

      二月份的街道格外萧条,冷风吹着干枯的枝干,渗透进枯糙的树皮。

      快到春节了,街上的店铺多是闭门,门两边贴着红彤彤的对子,上面龙飞凤舞地写着新年的祈求。我想吃饺子,便寻思去市场买些肉和菜,搅成肉末带回家。

      市场的人倒是多,热闹非凡,草鱼在冒泡的水里摆着鱼鳍,看着就觉得肉质肥美。不过我不喜欢吃草鱼,刺太多,挑着麻烦——虽然男友会帮我挑刺。

      每到这个时候,我就能感觉到一股浓浓的年味。我过年不回家,父母长居国外,也不说回来转转;他呢,是纯粹地不想回。我不知道他在乎什么,我偶尔会提一嘴“看看爸妈吧”,他扫我一眼,搪塞我“他们忙,没空”。

      我提着装着肉沫的袋子回家,那种被监视的感觉又涌了上来,不过我习惯了。我把袋子放进厨房,左看右看没找见他。我进门时看见了他的鞋摆在那里,他在哪?我洗好手打算和面,忽然听见客厅茶几上手机震动,我快步走过去,以为是谁发了短信,结果是显示快递物流。我点进去,发现他买了几支蜡烛。

      蜡烛这东西,用得上吗?难道是想和我吃烛光晚餐?这么一思考,我还觉得挺浪漫的,放下手机喜滋滋地进了厨房。

      我听到房间门被打开,一边和面一边说:“你在哪啊,怎么找不见你?”

      “我就在卧室待的。”他凑近,站在我身后,“饺子?”

      “嗯,想吃了。”我包好一个饺子放在盖帘上,说,“快过年了,去买点东西看看爸妈吧。”

      他发出一个音节我立马出声打断:“两年多没见过了,去看看老人家,有个当儿子的样子。”

      他没说话,我知道他这是默许了。

      吃完饭后我路过客厅,发现他外套就扔在沙发靠背上。我无奈地拿起外套准备挂到阳台,兜里的钥匙串掉了出来。他的每一把钥匙我都知道作用:最大的是小区门禁的,方头的是天台的,圆头的是家里的,这把小的……有这个钥匙吗?我狐疑地盯着钥匙,越看越陌生。

      我没忍住,问:“你这把小的钥匙是干什么的?”

      “什么?”他探出个头,“哦,也是锁门的。”

      “什么门啊,这么小一把。”

      “我上班地方的。”

      “哦,是?”我把钥匙串重新装回他兜里,将衣服挂在阳台衣架上。

      回复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小说圈
    • 今日 0
    • 帖子 28
    • 关注 34
      • 大圈主
      • 小圈主
    • 새애인
      새애인
      “温柔扑了空才会长记性。”
    • 星星雲朵。
      星星雲朵。
      hi,我是璃小萌。
    • 暂没有数据

    • 实时动态
    • 偏好设置
    • 发表内容
    • 做任务
    • 到底部
    • 帖子间隔 侧栏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