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注册
我要发帖
  • 首页
  • 圈子BBS
  • 导读Guide
  • 啧群Group
  • 首页 >美文 >原创.恶友军装paro.客卿
    原创.恶友军装paro.客卿 回复
    来自版区: 美文 只看楼主
    汤姝唯一号 Lv7 楼主 2018-11-3 16:56:10

    ≮恶友军装paro.客卿。
    文/汤姝
    cp向恶友/瑶薛,微量宋薛,晓薛,曦瑶。
    ooc私设注意避雷。
    “同路人不得殊途同归,陌路人不得举案齐眉。”
    -
    0.
    那是你亲手下的毒,我却尝起来甘之如饴。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啧啧Fans会更好
    昏暗的地下室里的空气很是不好,潮湿杂夹着阴冷的空气,略带腥臭的血腥气味缭绕在鼻息间让人有很强烈的呕吐感,缩蜷在角落里的人侧对着墙,苟延残喘。
    穿着军靴的男人脚下踩着惨败的尘或血,一身黑色军服衬在人身上仿佛地狱重生的恶鬼,胸前的银色徽章被暗光衬托的阴冷瑟瑟,它笑着,讽刺的笑着俯视这个人世间扭曲的人性。那道人影在暗光里隐约显出一丝轮廓,那是一张稚气的少年面孔,仿佛全世界的天真聚集在眉间,那个人笑着,露出好看的小虎牙,笑的狂妄而不自知。
    “宋警官,你说等下会有谁来救你呢?”那人缓缓的蹲下身来,伸出手指轻揉的抚摸着角落处残喘之人的脸颊,调笑间尽是邪骨天成。角落处的那人见他伸手过来,忍住想要踹人一脚的冲动,冷冷的说道:“薛洋,你这个渣滓,你欺我至此,到底想干什么?我告诉你,不会有人来的。”
    “啧啧啧你看看,好一般贞烈模样。你倒是说说我怎么欺负你啦。”少年听见眼前人这么说,笑的更开心了,伸手勾住男人的下巴,轻巧的提起来,挑着眉看着眼前人的眼睛,唇齿间是甜糖的香气,见到宋岚一脸厌恶的样子心里冷笑一声,自顾自的替他说起来:“不过是踹了几脚将你丢在这个鸟不拉屎的脏地方——哦对了,我差点忘了,宋警官你有洁癖,啧那可真的是不好意思啊。”


    啧啧Fans会更好
    2018-11-3 16:57:47 回复
    “你……咳咳……”
    -薛洋,十五岁的年纪,在金氏可谓是金光瑶的得力助手,此人自小在市井长大,一次机缘巧合被金光瑶在夔州找到,到他家去做了贵客。
    少年人年纪轻轻坏事就干过不少,原本在这个比较和谐的社会是要受到法律制裁的,只是这个人所做的一切事件都被金光瑶处理的很是妥当,一点儿马脚也没露出来过。
    恶友为奸,一丘之貉,留不得。
    说来金光瑶此人,那可是金家的最强支柱、坐在顶尖上的人。然而所有人明面上不敢多说,唯恐被他一枪解决了——这个人虽然一张笑脸,端的是一番君子的温润眉目,但是这个人手段极为狠毒,那还是有人见识过的。所以都不敢惹。
    而且这个让人闻风丧胆的金家统领人,却是个身份卑贱的存在,他的生母是曾经的名妓,也不知道用的什么法子把他们的前任大总管金光善勾引上了床才有了金光瑶这个人。
    却说这少年也不过是二十几岁的年纪,竟然能攀爬至此,也是非常之不易了。虽然这人享荣华富贵,登百步金阁,却仍不知足。
    回来说薛洋,薛洋此人因为手段够狠,而且下手很快,智商也很是了得,这才被金光瑶留在身边走了所谓的谋士。
    这也只世人所说,究竟真相如何,那便是无人可知的了。
    -少年身后仿若修罗地狱,宋岚就这么直勾勾的看着他,等着那个人像往常一样对他用并不是很重的刑,宋岚并不怕死,他从来没有怕过——因为他已经做好了卧死的准备。可薛洋这人好像是在和他玩儿游戏一般,从来没有给过他一个痛快,惩罚完了之后就像一个正常的少年一样,坐在一边儿和他闲扯,就算宋岚不说一句话,薛洋也会在一旁说上一堆。


    啧啧Fans会更好
    2018-11-3 16:58:12 回复
    宋岚曾经试着想要套薛洋的话,只是这个人太过聪明,每次都成功的转移话题。宋岚和他相处的这段日子里,发现这少年好像是混过市井,俏皮话一波接着一波,好几次聊天的时候宋岚都差点蹦不住发黑的脸。
    虽然两个人平时相处挺轻松的,但是该说教的时候宋岚还是会说教。
    “薛洋,回头是岸,我劝你不要和金光瑶再走这么近了,你还小,还有机会从新开始的。你别——”宋岚在原地思索了半天,开口劝人,但还没有说完就
    少年打断:
    “宋警官你还是不要在我身上费心思啦,我自己的情况我自己知道,你还是想想怎么样才能逃出去吧,多想想你自己。”薛洋伸出带着黑手套的那只手在宋岚脸上轻轻拍了拍,看着他的时候脸上的笑意甜腻而阴冷。
    但却毫不违和。
    宋岚沉默了。在这个地下密室里的阴沉岁月,他身边什么都没有,除了薛洋。他的身边也只有一个可以陪着说话的人,虽然这人是导致他来到这里的罪魁祸首。其实相处这么久了,宋岚多少也知道一些关于他的过往,他觉得他应该好好劝劝他,而不是去伤害。